不错,去看看中文图书全场满【99】元赠畅销书。。。

回顾八年的开源布道之旅

Open-Source-Software

作者/邵炜

告别开源社区已经三年多了,闲暇时,偶尔还会想起从事开源社区的点点滴滴。有辛酸、有喜悦、有成长、有失落。2012年8月31日,也就是从LUPA离职那天,我清理了微博所有的联系人,清理了QQ里所有和开源有关的人,清理了各个博客里那八年时间写的各种文章。

我把人生成长最重要的八年献给了开源社区,但最终我怀着对开源的失望,告别开源的世界。今天下着雨,看着星空,我释然了,我想写点东西。

2002 年,在学校机房第一次接触Linux系统是蓝点Linux。从此结缘走上了Linux之路,在校期间开发了Linux版本的上网拨号登录器,维护着学校机 房的几台Linux服务器,维护着php+c的那套水木清华BBS系统,也学会了QT/GTK、学会了Linux系统编程,学会了sed、awk、 egrep,学会了perl、python等语言。那是的我深受开源软件的影响,深受Stallman的影响,立志要为开源事业奋斗一生,做一个只躲在角 落写着代码的黑客,做着用代码去改变世界的梦。

凭 借熟读vsftpd代码,距离毕业还有一年时,顺利在浙大网新找到一份Linux平台C程序员工作。三个月之后,机缘巧合之下,邂逅了浙江省Linux专 业委员会,瞬时觉得那才是自己要去的地方,是真正能让我为Linux奋斗的地方。从5.17离职,到5.18报到,这条路我一走就是八年。

那 时的专委会做着浙江高校的Linux教学体系,做着Linux课程考试技术支持。2005年6月,LUPA(高校Linux推进联盟)成立,初出茅庐的我 见到了传说中的倪光南院士以及各个Linux厂商的老大,我再次肯定了我的选择:我的开源之路已经启动,就要腾飞了。同年9月,LUPA开源社区开通,一 切有条不紊的推进,我前往几十个大学做Linux技术讲座,疯子一样告诉学生们Linux是最好的系统,windows都是垃圾。从Redhat演示到 Ubuntu,讲座的内容从桌面环境演示说到服务器运维,我装着Centos,用着TWM。这样的工作内容一干就是三年多,我从职场新人变成了LUPA的 核心成员,顺利走上开源之路,但更多问题随之而来,理想之外,如何生存?

开源软件有八种盈利模式,而LUPA则立志做行业领导者,我们要做产业平台,我们要带领各种开源模式的企业共同组建开源软件生态圈。此后我做的事情就分成了两块,一是为开源社区持续服务,再是让我们的模式实现赢利。

服 务方面考虑到如果仅凭自己写代码,影响甚微,所以我从宣传开源精神入手,以此为口号,推进开源运动,搭建服务平台,共享开源技术。试图让更多的人参与,尤 其是开源软件作者,让大家能从中得到回报,良性循环。LUPA做了国内最早的双线路发行版镜像服务器,此前也就几个高校内网有提供,后来网易等也跟进了。 LUPA社区则经历了7次改版,最初氛围融洽,吸引了很多Linux爱好者和很多来自企业的一线开发人员,也得到了西安邮电陈莉君教授的顶力支持。我做了 Linux排行榜频道、做了开源软件作者的系列专访、做了在线读源码协同添加代码注视的频道,做了威客交易频道,做了IRC,做了MAN在线资源,做了在 线Linux实验室,做了很多我现在都已经想不起来的功能。后来因为盈利需求的原因,社区开始转型做Linux初学者的入门服务,我是不想这样做的。结果 导致社区定位模糊,高手们一个个离开,初学者的烦躁、幼稚四处弥漫,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社区基本成为开源行业资讯的消息发布网站。

社 区合作这块我联络筹备了国内第一届Linux开源软件峰会,当时的Linux公社,Linux伊甸园,LinuxSir等知名站长到场(就这么一届,没有 然后了,因为发现没什么可做的,没钱)。我搭建了国内最早的仿sourceforge平台,后来csdn也做了,还不错。我们组织了支持开源抵制盗版的骑 行活动。我们协办了浙江高校计算机教室年会宣传Linux。我们接待了德国、芬兰等开源组织的访问。我们与陆首群、袁萌等探讨开源在中国的发展出路。我们 与Ubuntu的Mark,redhat的陈实以及国内中标Linux、红旗Linux、新华Linux、麒麟Linux等厂商合作谋求盈利之路。我还持 续在各大科技网站发布有关开源的文章,与博客中国、IT168、Donews、至顶网、电商商情报等共同运营开源频道,由于某次言论过激,我还被公安判了 损害国家机关单位形象罪。

但是我发现我做的这一切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

开 源盈利的探索方面,由于LUPA的大Boss实力雄厚,不论是人脉还是资金,我们是奔着10亿美金俱乐部去的。我们的定位是做开源人才培养,联合企业和政 府打造开源生态环境。几乎每年在浙江省获得立项支持,获得国家火炬计划支持。我开始写BP,开始参加验收答辩(面向政府和面向社会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经营套 路)。国家教育部让我们编写全国高校的Linux教材,制定Linux教学体系,制定Linux人才认证标准。国家人保部授权我们颁发国家开源软件职业资 格证书。面向政府时,我们是一个企业,而面向学校和企业时,我们又是政府角色。就这样穿梭在开源行业,虽然游刃有余,但是公司账面上依然不理想,甚至距离 纳斯达克都还不够。

其实上面都是扯淡,你能坚持看到这里,我很荣幸。

我曾经问过keso,为什么开源这么好,但是做不起来。他说不能因为牛奶好,而强迫大家都去喝。

开 源这个行业在中国是已经彻底做烂了。政府需要政绩,无可厚非,但问题是企业都选错了方向,都已经沦落到谋求国家拨款来实现套利,那开源就成了牟利工具。之 前倒闭而收购的某些Linux企业其实活的非常滋润。大家都在为争夺政府拨款勾心斗角。不敢点名了,不然不知道又会有什么罪。

但是开源的问题不仅仅如此。

开 源的本质是什么?比如Linux是IBM、SUN等企业为了对抗微软而扶植出的一个操作系统。正如现在google的android,开源出来就是为了恶 心下apple,就像淘宝做个来往,只是为了恶心下微信。对于普通软件企业而言,开源只是一个市场宣传策略。早期的确有企业通过开源壮大了软件,提高了知 名度,比如我们熟知的康盛,PHPWIND。现在仍然有很多软件企业以开源的旗号发布产品,但是核心代码或加密,或可读性很差,甚至是版本过低无法使用。 他们告诉大家我开源了,但你要商用,或者你的代码想要借鉴思路,对不起,照旧付钱,完全没有体现技术服务的概念。甚至radhat这样的企业,他们的 fedora开源版本无非也是让开发者和用户做小白鼠,等版本稳定后发布相应企业版而已。欣慰的是国内还有几家让我佩服的开源企业,比如“息壤”。国内还 有很多知名开源软件作者让人仰慕,这个CSDN之前有做过评选,不悉数列举。

Linux技能是专业人才干的事情,除非有一天Linux在桌面的市场占有率能突破1%。你说未来是Linux的世界,开源才是发展的正确道路,这个,到时候再说吧,你不也就为了赚点钱吗?

再 者,鼓吹Linux很好的人大多是没有用过Linux的人。不点名了。可能会有爱好者说,我长期使用Linux,而且用的挺好的。其实我也是,但是我早已 受够了Linux的娇气,我只是需要一个操作系统来完成我的工作而已,我不想花时间去解决编码问题,解决软件包依赖关系,解决窗口崩溃问题,解决各种兼容 问题,解决驱动问题甚至一个输入法问题。Linux适合计算机专业人才去研究和学习编程技术,Linux适合在服务器领域大展拳脚,但是Linux桌面, 我只能呵呵了。(在LUPA的八年,我只用Linux系统,现在我已转投mac的怀抱,我只想愉快的工作而已。)

开 源领域就像股市,那些上市的开源软件企业,那些Linux厂商Linux组织,那些背后投资的集团是基金是大户,他们要的是平衡和谈判筹码,他们需要散户 们跟进以便把自己做大,我国研发国产操作系统目的之一不也为了和微软谈采购的时候多个筹码吗?而诸多Linuxer们则都是散户,对散户而言重点是是盈 利,对于Linuxer而言,你要学编程,要学运维,那都可以。如果你还是像我当年一样信奉Linux,那奉劝你一句:清醒点吧。

年纪大了,总会伤感,此时此刻,特别想念曾经有过联络的朋友们,曾经一起探讨开源的朋友们,如果你还记得我,请邮件 sanool@gmail.com  , 我也会常驻oschina的,很久没和红薯聊天了。

==========分割线==========

吴小松:

不得不说,就Linux而言,甚至是整个开源软件来说,它们的确给整个互联网带来了很多美好的东西,许许多多认真做事的团体,许许多多免费而且自由的非常好用的软件,为千千万万的直接或者间接的使用者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个人非常的喜欢GNU/Linux以及一些像Vim、Python、Apache之类的非常“惊艳”的软件,但是工具总归是工具,把工具当成像信仰一样的东西难免有点过了,这一点我非常认同作者的想法。

能让我们愉快的解决实际问题的产品才是好产品,如果它刚好是开源的、或者免费的那简直就更完美了,当然了,如果这个东西非常好用,而且是私有的需要付费的,价格也是可以接受的范围,那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毕竟一款好软件的开发也需要投入人力物力。就像作者说的:“我只想要愉快的完成工作!”

评论一下...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