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AWS借道入华·中美云计算巨头正式开打

截至今年6月30日,AWS的季度营收达到28.9亿美元,同比增长58%,运营利润7.18亿美元,同比增长136%。

中美之间的云计算战争悄然打响。

8月1日,IDC服务供应商光环新网发布公告称,公司与亚马逊达成合作协议,将为北京以及周边地区提供亚马逊AWS(Amazon Web Services)服务。

0317accf4016ce83f075310eada2bffd54c4256617dde-yrTcjB_fw658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作为亚马逊中国的四大核心战略之一,在对外宣传层面,AWS却处于边缘位置。8月12日,亚马逊中国区总裁张文翊履新百日 后首次对外亮相,但其一直强调跨境业务的强劲表现,并表示未来5年亚马逊中国将以跨境业务为核心,只字未提不久前正式落地中国的AWS服务。

作为云计算领域目前的霸主,AWS深耕该领域多年,客户总数超过100多万,分布在190个国家和地区,并成为亚马逊近年扭亏为盈的利器。截至 今年6月30日,AWS的季度营收达到28.9亿美元,同比增长58%,运营利润7.18亿美元,同比增长136%。 事实上,AWS早在2014年初已经尝试入华,但囿于外资企业的身份,AWS过去两年时间内只能提供有限预览版服务,错失了切入中国市场的机遇。而阿里云 等一众国产厂商则把握住政策红利,将国外一众云计算巨头抛在身后。

随着AWS正式落地,中国的云计算迎来竞争最为激烈的时代。但与光环新网达成合作协议后,AWS是否就能从此一帆风顺,从阿里、腾讯的手中抢过这一块蛋糕?在电商输给阿里和京东后,亚马逊是否能凭借AWS在中国市场打出一场逆转战,还是最终会像Uber一样败走?

借道入华

若非合作伙伴光环新网发布公告,恐怕国内大多数云计算使用者都不清楚AWS中国已经实现正式落地。

8月1日,光环新网发布公告称,公司与亚马逊通技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签订了关于亚马逊授权公司基于公司北京及周边地区的基础设施,在中国境 内提供并运营北京区域的亚马逊云技术及相关服务的《运营协议》。根据该协议,光环新网与AWS中国的合作期限为两年,期满后自动续展一年。

光环新网是国内著名的IDC(互联网数据中心)服务供应商,目前在在北京拥有东直门、酒仙桥、亦庄和燕郊四大数据中心,自营IDC机柜1万 台,2018年将拥有4万台IDC机柜,目标是成为国内最大非电信IDC运营商。从2016年半年报来看,IDC及其增值服务、广告托管收入合计占公司总 营收达到66.88%。

AWS选择光环新网并不意外,去年亚马逊与其签订了关于租赁公司数据中心的合作协议,该合作协议涉及的总金额最高至40139万元,几乎相当于 光环新网2014年全年的营业收入。对于AWS这个大客户,业内人士认为光环新网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应付未来庞大的需求持怀疑态度。

由于业务范围主要限于北京和河北地区,因此光环新网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将基于北京及周边地区的基础设施在中国境内运营云服务基础设施和云服务平 台,向中国客户提供AWS云服务。”业内人士分析,AWS中国有可能与其他IDC运营商达成合作协议,在北京以外的地区提供服务。

亚马逊并非没有考虑过申请IDC牌照,但外资企业成功的案例寥寥可数,而且有一定的条件限制。2012年工信部宣布重启IDC的牌照审发,同时 明确规定外商投资企业可以申请IDC业务,但仅限向港澳资本开放(依据CEPA协议),且外资比例不超过50%。此外,外商投资企业申请IDC业务需先取 得工业和信息化部通信发展司批准的《外商投资经营性电信业务审定意见书》和商务部批准的《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

针对上述牌照和运营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向AWS中国方面发出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AWS中国仍未向记者作出答复。

值得一提的是,在AWS正式落地中国市场后不久,AWS的元老之一Adam Selipsky宣布离职,此前他在AWS工作了11年,主要负责销售、市场和业务拓展等工作。时代周报记者留意到,Adam Selipsky是上述亚马逊通技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截至发稿时,工商信息系统仍显示该公司的法人为Adam Selipsky.

外资背景受限

回顾AWS的发展历史,其轨迹与Uber有着惊人的相似。

2003年前后,亚马逊为了处理大量的货品库存和分配,在实践过程中积累和完善了亚马逊的大数据运算能力,后来贝佐斯认为云计算的需求越来越大,于是他希望将云计算的能力对外开放,从而占领未来互联网的基础设备。

Synergy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亚马逊AWS占全球云计算市场31%市场份额,而Microsoft、IBM 和 Google则占22%的市场份额。但在中国市场,阿里云是最大霸主,而亚马逊却备受制约。联讯证券的研报估计,在运营受限的情况下,去年AWS 在中国的收入规模约为1.56 亿元人民币,在中国公有云IaaS 市场占有率仅约为2%,在AWS全球收入中也仅占0.3%。

2013年底,AWS宣布进入中国市场,从2014年开始提供有限预览版的云计算服务,通过邀请的方式限量向中国本土企业和在中国跨国企业开 放,包括小米、奇虎360、趣加游戏等企业受邀使用。不过AWS的有限预览服务却一直维持到今年8月才得以改变,主要原因是亚马逊一直未能解决资质问题。

按照国内云计算的监管规则,在中国提供公有云服务需要满足两点要求,首先是所有中国的数据必须留在中国,其次是所有技术服务都由中国企业提供,外方只能是作为技术授权和技术支持方,参与利润分成。

而亚马逊AWS落地中国采用“前店后厂”的模式,以北京为前店,宁夏中卫为后厂,光环新网和网宿科技提供IDC和ISP,包括基础架构、带宽和 网络功能,这在国内属于首创。2014年,宁夏与亚马逊签署合作协议,AWS中国数据基地落户宁夏。中卫网信办提供给投资者的数据显示,2015年,亚马 逊宁夏项目首期投资15亿元,部署900个机架,安装服务器3.5万台。

然而这一做法显然得不到监管部门的认可。在光环新网达成此次协议前,AWS中国的有限预览服务已经运行了近两年时间,而且还被有关部门责令整改。今年5月,国家信息化主管部门下达《整改通知书》,通知中明确指出,AWS中国并没有获得相关资质,要求亚马逊停业整改。

劲敌环伺

摆脱了政策监管限制后,AWS可以在中国市场大展拳脚,但留给亚马逊的空间似乎有限。

在AWS落地前,海外的云计算厂商早已与国内的服务商达成协议,抢先占领中国市场,例如微软与世纪互联、SAP与中国电信、甲骨文与腾讯云、 IBM与世纪互联等都是通过中外合作的模式实现落地。根据世纪互联披露的数据显示,微软Azure落地一周年收入约合1亿美元,已经处于盈利状态。世纪互 联CEO张振清在财报中称,“受微软云业务和IBM云业务的双双驱动,世纪互联正经历着云业务的稳健增长期”。

除了上述国外云计算巨头外,国内一众互联网巨头亦有建设云计算服务的计划,以阿里为首的国产云计算厂商走在最前方。根据IDC发布的2015年 中国公有云计算报告显示,阿里云以31%的市场份额大幅领先其他竞争对手,而第二、第三名的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则主要依靠政府和企业用户。

虽然阿里云与AWS在全球范围内仍然存在着较大差距,但不少分析师已经将阿里云、AWS和 Azure放在云计算第一阵营,并称之为“3A”。阿里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阿里云的表现出色,营收达到12.4亿元,付费客户数同比上升119%至 57.7万户,连续5个季度保持100%以上的增长率。德意志银行曾发布研究报告中预计,2019年阿里云的年度营收将达到677亿元人民币 (106亿美元),接近AWS2016年营收的预测。

按照目前的增速,再加上近期的国际化布局,阿里云追上AWS并非空想。阿里云国际业务总经理喻思成表示,过去一年里,有数万中国企业使用阿里云 海外基础设施来拓展业务,全球一张网的数据中心布局为企业们节省了逾百亿元的出海成本。目前阿里云在香港、新加坡、美国西部和美国东部设立有数据中心。今 年年底之前,阿里云还将启用位于欧洲、澳洲、中东和日本的数据中心,成为中国首家在全球主要互联网市场均有云计算资源覆盖的服务商。

有从事云计算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IaaS提供的服务器、存储和网络服务等服务高度同质化,目前云计算服务的价格战越趋激烈。不过 各大厂商都尝试从自身的优势项目进行切入,如腾通云和金山云的主要服务对象是游戏厂商,乐视云主要为直播平台和视频网站提供云服务,在不同的业务场景下, 厂商提供的云服务将会形成差异化竞争。

来源:时代周报

标签:,

评论一下...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